【五畸】
Home
News
Gallery
About us
Contact us
Link
看電視的經過 View the source code for this pageSearch the site

在 西 曆 公 元 元 年 後 一 千 九 百 九 十 九 年 九 個 月 零 二 十 八 日 、 農 曆 己 卯 年 八 月 十 九 、 民 國 八 十 八 年 九 月 二 十 八 日 、 中 秋 節 後 四 日 、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在 偉 大 的 江 澤 民 江 主 席 的 領 導 下 準 備 踏 入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建 國 五 十 週 年 慶 祝 的 前 三 日 , 即 是 星 期 二 。 這 天 , 在 我 的 學 校 ─ ─ 九 龍 華 仁 書 院 , 即 窩 打 老 道 五 十 六 號 , 廣 華 醫 院 對 面 ─ ─ , 我 正 在 渡 過 我 今 天 的 第 一 個 小 息 。 我 帶 著 美 味 而 肥 膩 的 春 卷 、 利 刃 般 的 咖 喱 角 、 獅 子 狗 般 的 蟹 柳 壽 司 , 和 由 維 他 奶 有 限 公 司 出 品 的 維 他 奶 , 緩 緩 地 返 回 我 的 課 室 , 5 K 班 房 , 去 準 備 享 受 我 這 頓 早 餐 。

當 我 回 到 我 那 熱 鬧 、 充 滿 家 庭 溫 暖 的 課 室 ─ ─ 實 際 上 是 喧 嘩 、 吵 鬧 、 雜 不 成 章 的 課 室 ─ ─ , 我 發 覺 同 學 們 都 在 圍 著 班 房 裡 的 大 黑 箱 談 著 話 。 我 自 顧 自 的 回 到 自 己 的 座 位 ─ ─ 門 口 算 起 第 三 行 從 後 數 第 二 個 位 , 從 前 數 第 五 個 位 , 窗 口 算 起 第 五 行 的 同 一 個 位 ─ ─ , 吃 著 我 那 美 味 、 肥 膩 、 鋒 利 的 獅 子 狗 。

當 我 正 準 備 往 地 下 上 英 文 課 時 , 我 們 的 訓 導 部 主 任 簡 日 祥 簡 老 師 簡 訓 導 主 任 ( 下 稱 簡 老 師 ) , 正 徐 徐 地 、 帶 著 沉 重 的 步 伐 步 入 我 們 的 課 室 , 課 室 裡 頓 時 出 現 一 片 寧 靜 , 靜 得 連 賭 神 簡 進 的 洗 啤 牌 聲 音 也 能 遊 進 我 的 耳 朵 。 簡 老 師 向 著 濕 電 用 彩 色 接 收 及 播 放 映 像 二 十 世 紀 高 科 子 儀 器 ( 簡 稱 鐵 皮 箱 或 電 視 機 ) 走 去 , 它 座 落 在 教 師 桌 旁 , 窗 口 算 起 第 一 、 二 行 面 對 著 鐵 皮 盒 的 前 面 , 黑 板 則 在 它 的 後 面 , 窗 口 正 對 它 的 右 面 , 從 我 看 來 , 它 位 於 課 室 的 左 前 方 。 換 句 話 說 , 簡 老 師 走 向 的 那 個 方 位 離 我 很 遠 。 當 他 看 到 那 鐵 皮 盒 正 播 放 著 「 陸 小 鳳 之 決 戰 前 後 」 時 , 出 現 一 個 奇 怪 的 現 象 , 就 是 他 的 臉 上 出 現 了 一 個 輕 微 興 奮 的 表 情 。 我 猜 想 , 或 許 他 也 有 追 看 這 個 節 目 ? 看 到 驚 險 場 面 而 興 奮 起 來 ? 這 真 是 不 得 而 知 。 「 陸 小 鳳 之 決 戰 前 後 」 是 由 劉 松 仁 主 演 陸 小 鳳 , 其 他 角 色 還 有 花 滿 樓 、 西 門 吹 雪 、 葉 孤 城 、 霍 休 、 金 九 齡 、 丹 鳳 等 。 這 是 香 港 電 視 廣 播 有 限 公 司 下 的 翡 翠 台 在 八 十 年 代 初 播 出 過 的 電 視 劇 集 , 今 日 的 劇 情 正 是 講 述 「 劍 神 西 門 吹 雪 與 劍 魔 葉 孤 城 的 決 戰 。 陸 小 鳳 和 花 滿 樓 正 想 阻 止 這 場 世 紀 大 戰 , 當 他 們 到 達 京 城 後 , 打 聽 到 葉 孤 城 的 消 息 , 卻 打 聽 不 到 西 門 吹 雪 的 。 」 卻 不 知 簡 老 師 支 持 的 是 那 個 角 色 ? 我 支 持 陸 小 鳳 及 西 門 吹 雪 , 我 姐 姐 支 持 花 滿 樓 。

簡 老 師 在 我 思 考 了 這 麼 多 廢 物 後 終 於 也 到 達 鐵 皮 箱 的 跟 前 , 而 我 也 把 利 刃 和 獅 子 狗 放 到 抽 屜 裡 。 他 用 他 自 己 左 手 的 食 指 在 鐵 皮 箱 的 開 關 掣 一 按 , 一 股 氣 勁 頓 時 從 他 的 左 手 的 食 指 傳 送 到 皮 箱 的 開 關 掣 上 , 鐵 皮 箱 上 的 玻 璃 屏 發 出 「 嚓 」 一 聲 , 電 流 切 斷 , 彩 色 的 影 象 也 隨 之 而 去 。 「 喔 , 原 來 剛 才 鐵 皮 箱 是 開 著 的 呢 ! 」 我 心 想 , 「 為 甚 麼 如 此 孤 寒 吝 嗇 的 學 校 放 置 在 班 房 裡 的 電 視 也 能 接 收 電 視 台 ? 不 是 要 裝 置 天 線 的 嗎 ? 」 我 斷 估 學 校 也 不 會 這 麼 闊 綽 , 真 奇 怪 。 只 見 簡 老 師 在 鐵 皮 箱 的 背 後 找 了 兩 找 後 , 拿 出 一 把 長 長 的 、 黝 黑 的 天 線 出 來 。 「 哦 , 原 來 真 的 裝 置 了 天 線 。 」 學 校 這 次 真 是 轉 了 死 性 了 。 接 下 來 我 便 知 道 了 一 個 殘 酷 的 事 實 。 「 是 誰 將 這 條 天 線 放 在 這 條 天 線 應 該 放 的 地 方 ? 」 原 來 學 校 不 但 沒 有 轉 死 性 , 還 是 那 麼 吝 嗇 、 孤 寒 、 小 家 、 貧 窮 , 而 且 比 以 前 更 加 的 不 要 得 。 她 非 但 沒 有 裝 置 天 線 在 鐵 皮 箱 , 使 它 形 同 廢 物 , 使 原 本 已 非 常 廢 的 型 號 的 鐵 皮 箱 更 加 廢 , 也 沒 有 給 每 班 的 廢 箱 都 附 上 一 個 「 遙 控 寶 」 ! 價 值 一 百 八 十 大 元 的 遙 控 寶 已 在 各 大 電 器 店 舖 有 售 。 我 真 的 不 能 原 諒 她 , 她 那 卑 劣 的 行 為 真 是 令 人 髮 指 , 使 我 怒 髮 衝 冠 、 怒 不 可 遏 。 她 不 但 不 派 一 支 天 線 給 我 們 , 還 想 將 我 們 自 力 更 生 , 每 天 做 苦 工 儲 蓄 的 錢 ─ ─ 返 學 讀 書 是 苦 工 , 零 用 錢 是 工 錢 ─ ─ , 買 回 來 自 己 用 的 天 線 據 為 己 有 、 留 給 自 己 用 , 用 來 看 午 間 新 聞 及 電 視 城 分 類 快 訊 、 都 市 閒 情 、 地 獄 天 使 、 宣 傳 易 、 伙 頭 爸 B 、 銀 河 醒 目 女 、 閃 電 傳 真 機 、 BOM-BOM彈 珠 人 、 金 曲 挑 戰 站 、 健 康 生 活 一 分 鐘 、 五 稜 鏡 、 財 經 新 聞 、 神 鵰 俠 侶 、 六 點 半 新 聞 報 道 及 天 氣 報 告 、 翡 翠 明 珠 真 銷 站 、 今 日 睇 真 D 、 布 袋 和 尚 、 多 情 刀 客 無 情 刀 之 多 情 刀 、 驚 天 動 地 獎 門 人 、 還 珠 格 格 . 二 、 人 龍 傳 說 、 少 年 英 雄 方 世 玉 、 真 情 及 尋 找 他 鄉 的 故 事 。

這 時 , 我 的 心 已 飛 得 遠 遠 了 。 我 除 了 知 悉 學 校 為 了 一 己 私 慾 , 而 派 簡 老 師 借 藉 口 來 沒 收 我 們 含 辛 茹 苦 得 來 的 天 線 , 除 了 希 望 我 們 在 簡 老 師 威 勢 下 不 戰 而 敗 的 大 陰 謀 外 , 還 在 想 知 道 這 天 線 到 底 是 在 何 年 月 何 日 何 時 何 分 何 秒 由 何 許 人 用 何 方 法 放 置 在 那 鐵 皮 箱 的 背 後 。 我 想 了 一 會 , 發 覺 自 上 星 期 三 開 始 己 經 有 人 圍 著 鐵 皮 箱 嬉 戲 。 第 一 次 看 到 的 時 候 , 在 以 國 語 播 放 的 還 珠 格 格 . 二 。 那 是 把 前 一 晚 所 播 的 重 播 , 以 增 加 整 體 收 視 率 。 當 日 的 劇 情 是 講 述 小 燕 子 知 道 自 己 仍 有 親 人 在 世 , 而 且 是 在 各 方 面 都 優 秀 的 簫 劍 時 , 令 她 興 奮 得 難 以 入 睡 。 大 白 天 , 小 燕 子 在 大 街 上 一 見 人 即 高 興 地 說 她 有 一 個 哥 哥 , 嘴 裡 不 停 地 唸 唸 有 詞 , 還 表 演 起 雜 耍 來 。 爾 康 等 人 繼 續 以 賣 藝 為 生 。 有 天 , 觀 眾 突 然 擁 向 另 一 方 , 遂 引 起 了 小 燕 子 等 人 的 好 奇 心 , 往 湊 熱 鬧 。 原 來 地 方 士 紳 正 舉 辦 一 場 喝 酒 應 考 的 比 賽 , 小 燕 子 等 人 興 致 大 增 , 亦 加 入 參 賽 行 列 。

從 此 以 後 , 每 次 上 學 進 課 室 、 小 息 返 回 課 室 、 午 飯 回 來 、 放 學 出 課 室 前 也 看 到 同 學 們 圍 著 鐵 皮 箱 擾 攘 一 番 。

這 時 , 我 的 注 意 力 已 回 到 簡 老 師 那 混 濁 而 銳 利 、 夾 有 一 些 眼 屎 的 眼 神 前 , 聆 聽 著 他 的 說 話 。 在 水 靜 河 飛 的 局 勢 下 , 沒 有 半 個 人 準 備 發 出 半 句 聲 去 回 答 簡 老 師 一 半 的 問 題 。 簡 老 師 顯 得 十 分 尷 尬 , 他 不 能 相 信 眼 前 的 情 形 , 他 不 能 相 我 們 這 班 散 漫 的 士 卒 竟 然 夠 膽 量 不 回 答 他 的 問 題 , 他 這 傲 慢 長 官 的 問 題 。 他 感 到 了 危 機 了 , 即 使 憑 他 多 年 的 經 驗 也 難 免 顯 得 手 忙 腳 亂 。 他 立 即 以 極 其 巧 妙 的 技 巧 、 仿 似 車 子 轉 彎 甩 尾 般 把 話 題 轉 了 開 去 ─ ─ 呈 四 十 五 度 右 轉 , 轉 向 窗 口 算 起 第 三 行 第 一 個 位 的 莫 同 學 , 指 著 他 , 用 其 極 有 磁 性 的 聲 音 說 ︰ 「 你 的 校 服 怎 麼 了 ? 」 , 他 命 令 莫 同 學 走 到 教 師 講 台 上 , 他 的 身 旁 。 「 你 看 你 似 甚 麼 模 樣 ? 轉 個 身 來 看 。 看 , 有 前 無 後 … 」 簡 老 師 說 。 「 打 死 罷 就 。 」 我 心 想 。 我 看 著 他 倆 , 一 個 說 話 , 一 個 轉 身 示 人 , 十 分 滑 稽 , 像 是 在 進 行 時 裝 表 演 。 只 莫 同 學 被 吩 咐 到 課 室 門 外 把 恤 衫 弄 整 齊 才 准 入 課 室 。 莫 同 學 一 臉 不 憤 、 不 屑 、 不 在 乎 般 走 出 去 弄 。 回 來 時 , 簡 老 師 面 露 喜 容 , 十 分 滿 意 地 說 ︰ 「 這 樣 便 好 很 多 啦 ! 」 真 不 知 道 簡 老 師 是 否 有 潔 癖 、 整 齊 癖 或 是 其 他 怪 癖 和 罵 人 的 癮 。

簡 老 師 見 暫 時 的 危 機 過 去 後 , 又 再 開 始 他 那 像 審 問 犯 人 般 的 地 獄 式 審 問 。 「 是 不 是 你 做 的 ? 不 是 ? 那 是 不 是 你 做 的 ? 」 的 聲 音 此 起 彼 落 , 我 還 以 為 他 想 把 班 裡 每 個 人 逐 一 問 , 他 也 許 真 是 不 怕 自 己 囉 嗦 , 不 覺 得 煩 厭 。 愚 笨 的 他 過 了 很 久 終 於 發 現 無 論 怎 樣 囉 嗦 也 煩 不 出 一 個 結 果 來 的 時 候 , 便 開 始 施 展 三 十 六 計 中 其 中 一 計 ─ ─ 反 間 計 ( 三 十 六 計 有 ︰ 瞞 天 過 海 、 圍 魏 救 趙 、 借 刀 殺 人 、 以 逸 待 勞 、 趁 火 打 劫 、 聲 東 擊 西 、 無 中 生 有 、 暗 渡 陳 倉 、 隔 岸 觀 火 、 笑 裡 藏 刀 、 李 代 桃 僵 、 順 手 牽 羊 、 打 草 驚 蛇 、 借 屍 還 魂 、 調 虎 離 山 、 欲 擒 先 縱 、 拋 磚 引 玉 、 擒 賊 擒 王 、 釜 底 抽 薪 、 混 水 摸 魚 、 金 蟬 脫 殼 、 關 門 捉 賊 、 遠 交 近 攻 、 假 道 伐 虢 、 偷 樑 換 柱 、 指 桑 罵 槐 、 假 癡 不 癲 、 上 屋 抽 梯 、 樹 上 開 花 、 反 客 為 主 、 美 人 計 、 空 城 計 、 反 間 計 、 苦 肉 計 、 連 環 計 、 走 為 上 計 ) 。 簡 老 師 就 先 用 反 間 計 ( 第 三 十 三 計 ) 。 「 我 知 道 你 們 大 家 是 朋 友 , 就 算 知 道 誰 放 這 狗 屁 天 線 也 不 會 說 出 來 , 不 過 , 如 果 知 道 是 誰 做 的 便 說 出 來 吧 ! 」 我 覺 得 他 在 「 任 健 超 」 , 自 己 又 說 知 道 我 們 是 不 會 說 的 , 另 一 面 卻 叫 我 們 說 出 來 。 「 任 健 超 」 是 一 個 流 派 、 派 系 或 形 容 人 們 說 的 話 , 「 任 健 超 」 說 好 聽 點 是 發 表 偉 論 , 實 際 上 卻 是 一 些 沒 有 意 義 的 人 在 沒 有 意 義 的 時 侯 說 些 沒 有 意 義 的 說 話 , 簡 單 來 說 就 是 廢 話 連 篇 的 意 思 。 他 繼 續 用 反 間 計 試 圖 將 我 們 三 十 六 人 ( 有 五 個 人 並 不 在 場 ) 心 連 心 、 像 學 校 大 閘 鐵 鎖 般 堅 固 的 友 誼 分 柝 。 但 是 , 局 外 人 的 他 卻 不 知 道 , 一 年 的 學 校 生 涯 , 當 中 的 波 折 像 一 個 個 大 浪 我 們 掃 過 來 , 經 過 幾 十 次 風 吹 雨 打 , 滑 浪 風 帆 我 也 懂 了 , 可 以 扮 李 麗 珊 了 , 一 個 區 區 的 反 間 計 又 奈 得 了 甚 麼 何 ? 他 當 然 不 知 箇 中 奧 妙 , 因 為 他 的 腦 袋 生 雞 蛋 做 的 , 還 未 熟 的 , 毛 也 沒 生 好 。

知 道 那 狡 猾 反 間 計 失 敗 了 後 , 狐 狸 便 用 另 一 計 ─ ─ 無 中 生 有 ( 第 七 計 ) 。 他 首 先 選 擇 些 看 起 來 很 善 良 、 容 易 被 欺 負 、 但 染 了 髮 的 朱 同 學 和 周 同 學 。 「 為 甚 麼 染 髮 ? 一 定 是 你 做 的 了 。 你 知 道 嗎 ? 通 常 染 髮 的 都 是 社 會 上 的 「 大 哥 大 」 、 名 星 等 。 難 道 你 是 名 星 ? 」 太 高 深 了 , 這 狐 狸 果 然 老 奸 巨 猾 , 竟 然 又 使 用 起 指 桑 罵 槐 ( 第 二 十 六 計 ) 來 , 想 說 朱 、 周 二 人 在 扮 「 大 哥 大 」 , 太 恐 怖 了 ! 看 來 牠 對 三 十 六 計 操 控 得 滾 瓜 爛 熟 呢 , 我 很 期 待 美 人 計 ( 第 三 十 一 計 ) 的 出 現 。 「 屈 」 完 那 些 善 良 但 染 髮 的 同 學 後 , 牠 開 始 打 光 頭 獵 物 的 主 意 。 「 咦 , 光 頭 的 ! 這 麼 特 別 , 一 定 是 你 做 的 了 。 」 牠 若 無 其 事 地 說 出 來 , 覺 得 毫 無 問 題 , 這 使 我 覺 得 牠 也 許 不 是 狐 狸 , 而 是 蛇 , 兩 頭 蛇 。

這 條 蛇 日 前 曾 對 一 位 染 髮 善 良 的 學 生 說 : 「 沒 時 間 染 髮 ? 不 方 便 ? 剃 光 頭 吧 。 是 啊 , 剃 光 頭 很 好 , 很 涼 爽 , 洗 頭 也 很 快 , 很 方 便 , 不 用 抹 頭 。 」 「 嘩 ! 你 做 過 洗 頭 這 份 工 作 麼 ? 虧 你 這 麼 清 楚 。 洗 頭 不 抹 頭 ? 會 有 香 港 頭 的 。 」 我 真 想 在 他 面 前 這 樣 問 牠 。

那 條 蛇 當 天 的 說 話 , 我 還 記 億 猶 新 , 怎 也 猜 不 到 一 個 人 竟 會 有 兩 種 極 瑞 的 意 見 , 不 過 現 在 明 白 了 , 或 許 因 為 牠 有 兩 個 頭 , 有 兩 個 腦 袋 , 所 以 有 兩 種 意 見 。 原 來 他 是 個 雙 面 人 , 有 雙 重 性 格 的 。 「 沒 記 憶 , 難 分 清 手 裡 掌 紋 沒 有 身 份 , 哪 個 是 我 的 心 , 是 個 複 雜 疑 問 , 夢 那 般 欠 真 實 成 分 。 願 某 天 , 可 真 的 跟 我 心 靈 會 面 , 匆 匆 數 十 年 , 難 跟 我 願 望 去 演 , 重 新 的 起 點 , 去 讓 我 生 命 蔓 延 , 才 學 會 不 改 這 張 臉 … … 」

簡 老 師 驚 覺 自 己 的 愚 笨 , 終 於 發 現 我 們 是 不 會 說 是 誰 放 那 該 死 的 天 線 。 所 以 , 他 決 定 由 基 本 開 始 , 由 淺 入 深 , 問 些 簡 單 的 問 題 。 他 以 「 誰 看 過 電 視 」 作 為 頭 盤 。 我 想 笑 , 我 很 想 笑 , 笑 他 的 滑 稽 和 說 笑 的 本 領 。 我 、 爸 爸 、 媽 媽 、 姐 姐 、 舅 父 、 舅 母 、 外 婆 、 表 弟 、 大 表 姊 、 二 表 姊 、 大 伯 爺 、 六 伯 爺 、 舅 叔 、 舅 婆 、 堂 大 嫂 、 堂 大 哥 、 堂 大 姊 也 看 過 電 視 。 誰 也 看 過 電 視 吧 ? 有 誰 沒 看 過 電 視 ? 「 可 能 狐 狸 和 蛇 沒 有 看 過 。 」 我 在 想 , 他 不 會 學 我 一 般 , 使 用 三 十 六 計 中 的 假 癡 假 呆 ( 第 二 十 七 計 ) 吧 ? 我 在 裝 傻 子 只 是 不 想 他 來 煩 我 罷 了 , 不 是 想 別 人 當 我 是 白 癡 。 「 或 許 他 正 在 『 任 建 超 』 。 」 我 心 想 。 於 是 他 繼 續 說 自 己 的 , 他 又 以 「 是 誰 按 這 開 關 掣 ? 」 為 正 菜 。 我 想 在 地 上 滾 來 滾 去 , 捧 腹 大 笑 。 即 使 沒 有 人 知 道 是 誰 放 那 天 線 , 但 我 確 切 相 信 全 班 同 學 也 看 到 是 簡 老 師 按 那 開 關 掣 的 。 難 道 他 不 知 道 那 是 開 關 掣 ? 不 出 奇 , 他 或 許 連 電 視 也 沒 有 看 過 , 來 收 天 線 只 是 手 段 , 用 我 們 的 天 線 來 私 底 下 看 電 視 才 是 目 標 。

他 或 許 近 日 才 發 現 其 他 老 師 和 校 工 們 都 在 談 論 《 少 年 英 雄 方 世 玉 》 的 劇 情 和 《 驚 天 動 地 獎 門 人 》 的 遊 戲 項 目 , 自 己 根 本 插 不 上 咀 , 不 能 加 入 他 們 的 討 論 , 才 知 道 自 己 已 經 與 潮 流 脫 節 了 , 所 以 想 儘 快 由 現 在 開 始 他 的 電 視 生 涯 。 第 一 步 就 是 把 我 們 的 天 線 據 為 己 有 , 第 二 步 是 從 地 利 店 或 屈 臣 氏 用 三 百 九 十 九 元 換 取 加 菲 貓 手 提 單 色 電 視 機 ( 連 收 音 機 ) 。 真 是 居 心 叵 測 ; 人 不 可 以 貌 相 , 狐 狸 與 蛇 也 不 可 以 。

「 笑 看 著 人 生 太 過 灰 暗 , 每 每 常 遺 憾 , 痛 苦 皆 自 尋 , 幾 多 風 雨 不 必 怨 , 天 會 來 護 蔭 … … 」

「 I love you and you love me, 晚 晚 每 個 觀 眾 話 哂 事 , 強 勁 品 再 多 D , 有 樓 更 有 錢 送 話 咁 易 ; 俾 俾 俾 俾 俾 俾 俾 … 俾 獎 金 , 哇 ! 數 百 萬 你 地 有 份 , 獎 品 , 志 偉 話 不 必 手 震 , 啦 , 啦 , 啦 , 啦 , 啦 , 啦 , 啦 , 啦 , OK! I love you and you love me, 晚 晚 與 你 相 見 , ( 國 語 ) 我 愛 你 , Super!」

可 恨 ! 竟 沒 有 甜 品 。 他 又 回 復 了 笑 裡 藏 刀 ( 第 十 計 ) 及 無 中 生 有 ( 第 七 計 ) , 我 想 他 也 技 窮 了 吧 。 他 對 著 莫 同 學 說 : 「 我 知 一 定 是 你 做 的 。 」 「 是 啦 是 啦 。 」 我 心 想 的 與 莫 同 學 說 的 不 謀 而 合 , 卻 勢 估 不 到 簡 老 師 會 說 : 「 真 是 ? 即 是 你 做 的 啦 , 認 了 嗎 ? 」 莫 同 學 理 所 當 然 地 否 認 。 「 你 又 經 常 遲 到 , 常 常 被 我 罰 留 堂 , 你 認 了 它 吧 , 不 是 你 做 也 沒 緊 要 喔 , 反 正 只 是 加 多 一 次 留 堂 罷 了 。 」 沒 有 人 會 理 會 一 個 癲 漢 , 記 得 老 師 說 過 , 惡 的 人 不 怕 , 打 架 很 強 的 人 不 怕 , 最 怕 就 是 癲 喪 的 人 , 因 為 你 不 會 知 道 他 想 幹 甚 麼 。 「 不 是 我 想 罰 你 們 … … 是 , 我 知 道 很 多 人 也 很 乖 , 但 沒 辦 法 哦 , 沒 有 人 認 , 只 好 整 班 一 起 罰 吧 , 罰 四 百 字 作 文 … … 是 , 我 知 很 多 人 也 是 乖 的 , 我 也 不 想 罰 你 們 , 但 … … 」 他 又 自 顧 自 在 「 任 健 超 」 。

我 到 現 在 也 還 沒 有 知 道 為 甚 麼 我 要 被 罰 作 文 , 「 不 知 者 不 罪 」 , 我 犯 了 甚 麼 事 ? 是 不 知 道 是 誰 放 那 天 線 吧 , 但 不 知 者 不 罪 啊 , 但 誣 、 誹 謗 和 教 唆 他 人 作 出 假 證 供 可 是 犯 法 的 , 我 有 沒 看 壹 號 皇 庭 一 至 五 輯 的 , 莫 非 某 人 因 沒 電 視 而 沒 看 過 ? 我 是 不 是 可 以 告 那 狐 狸 與 蛇 呢 ?

我 一 真 在 假 癡 假 呆 、 隔 岸 觀 火 , 看 了 一 齣 好 戲 。 不 少 大 費 周 章 吧 , 只 是 為 了 一 條 天 線 。 說 出 來 我 一 定 會 買 給 你 的 , 下 次 不 要 再 做 這 場 這 麼 差 劣 的 戲 吧 , 我 怕 你 下 不 台 啊 。

Back to top
Copyleft 1999-19107 by 五畸寨城